(一)婚姻商品化

1.我在越南聽說嫁來台灣比較好,台灣有很多男生比較不會打老婆...。一開始我自己決定要嫁來台灣時,我爸媽不太高興,覺得我嫁得太遠,後來看到我老公,覺得他應該會照顧我,就比較好了。

2.(丈夫說):我是認為有錢是很重要的,...,越南的生活真的比較辛苦,以我的瞭解,他們嫁過來的都是在越南過得很辛苦的人,才有這種想法要嫁過來,生活好的人不會跑到這邊來,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,不然講實在的,年紀差這麼多,若沒有錢,她怎麼會要嫁給我?

3.我覺得有的台灣人對我們外籍配偶很不公平,像我有些朋友都會被他們的老公和公公婆婆欺負,為了老家又只能忍耐,政府應該更關心我們外籍配偶,要把我們當作台灣人來看,而不是認為我們是用錢『買回來』的。

 

(二)從匱乏、剝奪到社會排除

1.我覺得台灣人看不起我們菲律賓人,像在工廠我們如果出錯,主管對我們的處置態度就很不好,而台灣人犯錯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。

2.因為我們打模板,模板是不好做的,做好都要等主管說可以之後才把貨送出去的,可是當客戶退貨時,主管就怪我們沒做好...,做不好的貨都說是我們外勞做的,...。『歧視』就是 像我剛來台灣的時候,台灣人看到我就『不喜歡我』的那種感覺。

3.很多台灣人都看不起外籍人士,台灣人對外國人工作上有歧視,一樣是應徵進來為什麼待遇就有差別,一些福利我們都沒有。

4.我們做外包的要工作才有錢的,老闆沒有工作的時候就叫我們休息,趕貨的時候就叫我們出來工作。

 

(三)異樣眼光造成文化認同壓力

1.有時我們一群菲律賓人走在路上,聊天聲音太大聲,就會有路人用很『不友善』的眼光看著我們。

2.我有聽朋友說因為是外籍配偶的關係,而受到鄰居不一樣眼光,感覺上就是『瞧不起』我們。

 

(四)視刻板印象為理所當然

1.大伯的小孩就會對著我罵一些髒話,說我是『買過來』的。

2.婆婆的親戚,對我比較不好。

3.阿姨就好像是我爸爸媽媽,因為他們對我們很好,我們來這邊,不是我們國家嘛...,來這邊她對我很好,我對她也像對我爸爸媽媽那樣啊。

 

(五)新移民自我排擠

1.有的台灣人看我住得很好,老公對我也很好,就會吃醋,說你們這些從印尼嫁過來的怎麼日子都這麼好過。

2.因為我家是蓋五樓的透天厝,感覺鄰居會認為為什麼我們外籍新娘可以住那麼好...,尤其是附近的一家大陸新娘對我們的態度最明顯。

3.大部分台灣人都看不起外國人,台灣人都不會支持幫助我們、支持我們,都是我們泰國的同鄉才會互相幫助,台灣工廠很多人都會歧視我們。

 

(六)文化認同和滲入

1.最快適應的習慣的是『吃的口味』,剛開始還不大習慣台灣食物淡淡的口味,因為印尼都習慣吃辣啊、鹹啊,比較重的口味...,現在吃的東西,都以台灣的食物為準。

2.這裡食物味道都還不錯,我就喜歡台灣的東西啊。

3.食物方面適應的比較好...。(丈夫說):『剛開始來台灣 不懂台灣的煮法,他們煮的方法、口味都不能吃啦,現在已習慣台灣煮法和口味了。』

4.台灣人唱歌他們會唱台灣歌,泰國會唱泰國歌,也是會一起唱啦,現在泰國店也會有台灣人唱歌。

 

(七)語言中的認同

1.台灣政府給外籍配偶的規定,我都不知道,連身分證都是我老公幫我去辦的。

2.如果有機會我不想搬到其他地方去,我只有想要跟公婆住在一起就好了。

3.我什麼都不知道,什麼事情都是老公跟我講才知道的...,我很少出去, 要去哪裡都是全家一起去...,去拜拜也都是公公婆婆帶我去的...。我很少去外面買東西啊,都是公公婆婆去市場買的...,要煮越南菜也要我會講要買什麼回來才行啊,不然就會煮得不好吃,...,所以,我來台灣都不煮越南菜的。

 

(八)原生國家節慶

1.泰國的節日在台灣並不會放假,可不可以給我們(泰國人)有這個選擇權或選這天放假,我不要選在台灣的節日放 假,...。在台灣,泰國是配合我們台灣的節日,如雙十節,但是我不想放,有『選擇權』會比較好...,我沒有參加過台灣的婚喪喜慶,台灣人不會讓我們去...,放假時,我只到泰國店,不到別的地方,因為在泰國店的朋友多,可以聊家鄉的事。

 

(九)生活系統封閉

1.從我嫁來台灣後,我老公一直不要我出去工作,只在家照顧小孩及做家事...,我假如有問題都會找我老公幫忙,其他的比較不可能去找。

 
(參考文獻:台灣新移民的文化認同、社會適應與社會網絡,陳燕禎,2008)
Attachment li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