湯姆歷險記第三章-光榮的油漆匠

夏天的世界,充滿了生機與活力。星期六早晨,空氣新鮮,陽光明媚。此時,一歌蕩漾在每個人的心中,有些年輕人不自禁地唱起了這歌。歡樂洋溢在每個人的臉上,每個人的腳步都是那麼輕盈。

湯姆在人行道上走著,一隻手拿著一把長柄刷子,另一隻手拎著一桶灰漿。他望著眼前的柵欄,心中所有的快樂,立刻煙消雲散,充滿了惆悵。柵欄有三十碼長、九英尺高。他長嘆一口氣,用刷子蘸上灰漿,從最頂上的一層木板刷了起來。他看看剛刷過的那塊,再看看那長長的柵欄,鬱悶地在大樹下的木箱子坐了下來。這時,吉姆蹦蹦跳跳地從大門口跑出來,手裡提著一個錫皮桶,嘴裡唱著歌。以前在湯姆眼中,從鎮上的抽水機里拎水,是一件很討厭的差事,現在他可不這麼看了。他記得在那有很多小夥伴兒,白人小孩、黑人小孩,還有混血小孩,男男女女排著隊等著提水。大家在那兒休息時,交換各自玩的小玩意兒,吵吵鬧鬧,爭鬥嬉戲。

湯姆對吉姆喊道:

「嘿,吉姆,咱倆換一下,你來刷牆,我幫你提水。」

吉姆搖搖頭說:「不行,湯姆少爺。波莉阿姨叫我去提水,不準在路上停下來和任何人玩兒。波莉姨媽已經猜到你會讓我刷牆,她吩咐我只管幹好自己的活,還說她要親自來看你刷牆。」

「咳,吉姆,你別管她說的那套,她總是這樣說的。快把水桶給我」

「噢,不,湯姆少爺,我可不敢。否則,波莉阿姨會把我的頭擰下來!」

「會嗎?你見過她揍過人嗎?她總是嘴上說得很兇,可是你又不痛不癢。吉姆,我給你看個好玩意兒,你看,白石頭子兒!」

吉姆的心開始動搖了。

「這可是全鎮上最好的白石頭子啊!吉姆,只要你答應,我就給你看我那腫得很大的腳指頭。」

吉姆到底不是神仙—這個誘惑對他太大了!吉姆接過白石頭子兒,把水桶放在一邊,湯姆解開纏在腳上的布帶子,吉姆彎著腰饒有興趣地看他那隻腫痛的腳指頭。此時,波莉姨媽已經從田地里幹活回來了,吉姆拎起水桶飛快地跑掉;湯姆便使勁地刷牆。

湯姆越想越鬱悶,待會,其他小孩就會路過,他們看到他不得不刷牆幹活,肯定會大肆嘲笑,一想到這兒,他從口袋裡掏出全部的家當,他想這些小玩意應該足夠換取別人為自己刷牆,他為自己想到的主意興奮不已。

他重新拿起刷子,幹活起來。不一會,本·羅傑斯出現了,所有的夥伴中,湯姆最怕本·羅傑斯。本走路三級跳—說明他此時很愉快。他吃著蘋果,不時發出長長的「嗚—」聲,還學鈴聲響,他正在扮演蒸汽輪船。

「喂,停船,夥計們!叮—啊鈴!」船似乎停穩了,他故意慢慢向人行道靠過來。

「喂,夥計們,右舷後退,叮—啊鈴—鈴!嚓嗚—嚓—嚓嗚!嚓嗚!」

湯姆不去理睬本這個蒸汽輪船,本停下來,瞪著眼睛看了湯姆一會。

「哎呀,湯姆,日子過得不錯啊?」

湯姆沒理他。只是欣賞著剛刷完的那塊,接著輕輕地刷又了一下。又用剛才的神態打量著柵欄,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「咦,我說,老夥計,你還得幹活啊?」

湯姆假裝剛注意到本,轉過身來說:「本,是你呀,我還沒注意到你呢!」

「哈,湯姆,我游泳去了。你不想游泳嗎?當然,你寧願在這幹活!」

湯姆轉過身,又開始刷牆,漫不經心地說:「在你眼中也許這是幹活。但我只知道這是很榮幸的一件事,你看村里有哪個男孩有機會刷這面牆啊?」

湯姆靈巧地刷著,時不時還停下來,退後幾步看看效果如何—在這補一刷,在那兒添一下,然後再退後幾步打量一下效果。本在旁邊越看越有興趣,越看越著迷。後來實在忍不住了,說:

「喂,湯姆,讓我也刷刷吧!」

「噢,本,我想這恐怕不行。要知道,這可是當街的一面呀,波莉姨媽要求很高,一定得刷的非常精心才行。全鎮孩子也沒有幾個有機會刷這堵牆。」

「你就讓我試試吧。我只刷一點兒,好不好?我會很小心、很仔細的。讓我來試試吧,我把蘋果核留給你,怎麼樣?」本懇求道。

「噢—那—不行,本,還是不行,我怕—」

「我把蘋果全給你了!」

湯姆滿臉不願地把刷子讓給本,心裡卻樂開了花。

湯姆此時坐在大樹蔭下的一隻木桶上,蹺著二郎腿,一邊嚼著蘋果,一邊盤算著更多傻瓜。村子里每隔一會,就有男孩從這裡經過。他們本想取笑湯姆,最後都自願地留下來刷牆。早上還是一無所有的湯姆,現在一下子擁有了好多寶貝:十二顆彈子;一把破口琴;一塊藍玻璃片;一尊紗管做的大炮;一把開不了鎖的鑰匙;半截粉筆;一個酒瓶的玻璃塞;一個錫皮做的大兵;對了,還有一個破舊的窗框。

湯姆很悠閑自在地度過了下午時光,被騙的傻瓜很多,長長的籬笆牆整整被刷了三遍。

湯姆體認到,如果想讓一個人追求一件東西的話,必須讓它變得稀有可貴。如果不是出於自己內心所願,而是被迫要做的事,就成為一種「工作」;而隨心而樂的事,則是一種娛樂。



 
Attachment list